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姑娘不要急】1

『云大哥,你来啦?』斯文男子扬着笑,一看到结拜大哥立即上前恭迎。
  『哈哈!蔺老弟,些许日子不见,你倒是斯文不变啊!』云大飞哈哈大笑,
不同于对方的温文尔雅,他是一派飒爽粗犷。
  『大哥还是一样爽朗。』蔺扬文笑了,目光移到跟在云大飞身边的男孩。
  男孩年约十二、三岁,身穿黑色劲装,身型纤瘦,相貌也比一般男孩俊秀,
那双眼睛乌溜溜的,看见他打量的目光,秀气的眉微挑。
  『大哥,这小男孩是……』蔺扬文不禁疑问这小男孩他倒是第一次看到。
  『什么男孩?』云大飞轻悴,也不生气,『这是我大女儿青珑——青儿,还
不跟你蔺叔叔问好。』『蔺叔叔。』云青珑有礼地开口问候,出口的声音轻脆悦
耳,微带点女孩的娇软。
  『耶?』听到是女娃儿,蔺扬文愣了一下,尴尬地敲了自己的头一下。『瞧
我这眼睛,竞连女孩都认不出来,大哥,真不好意思。』『没事没事。』云大飞
不在意地挥手。『反正我这女儿浑身半点女娃样也没有,要不是没带把,老子也
当自己有个儿子。』说完,他哈哈大笑。
  蔺扬文也跟着笑了,不过一双眼仍看着云青珑。『大哥,传闻青珑初出道就
盗了个太后墓,挖出不少宝,一夕之间闻名整个盗墓界,小弟恭喜你了!』『哈
哈!』听到女儿闯出的事迹,云大飞可得意了,他用力拍了拍女儿的背。『哼哼,
我有这个宝贝女儿,就算没儿子也无所谓。』见阿爹那得意的模样,云青珑暗暗
翻了个白眼,忍下背上传来的痛,让阿爹继续炫耀。她一边听着两人无聊的对话,
一边打量四周,溜了一眼,就将这雅致的庭园看光了。
  蔺家算是城里有名的富贵人家,而且不是只有铜臭味而已,蔺家几代前还出
过几任大官。
  听闻蔺家先祖还当过宰相,位居一人之下,后因感于伴君如伴虎,因此远离
朝廷纷争,不再当官,反而回到故乡,乖乖做个生意人。
  可尽管如此,蔺家人却依然饱读诗书,而生意也做得很优雅,专门经营古玩、
玉石。
  古董玉石是大户人家玩的玩意儿,这些富贵人家,什么不会,就爱攀风附雅,
愈稀奇的古董玩意儿,愈趋之若骛,有人要,价格就能喊愈高银子就能赚得更多。
  蔺家虽是文人出身,可为商之道却也懂得不少,深知人的心理,因此靠着圆
滑的经营手段,在商界闯出了一片天。
  他们云家也和蔺家有着生意关系,毕竟盗出来的东西,有的总是要脱手,而
蔺家就是中间商,甚至搞了个一年一次的古玩拍卖会,只有特殊的达官贵人才能
参加。
  拍卖会上,摆出来的全是稀世珍宝,而这些珍宝怎么来的?呵呵,当然是靠
他们云家盗来的哕!
  云、蔺两家这样的合作关系已经持续好几代了,而以后也会继续维持下去。
  这年的拍卖会又到了,阿爹便带着她来开开眼界,看看拍卖会的热闹,顺便
把她前些日子盗得的东西拿来拍卖。
  『云大哥,这次你拿来拍卖的东西怎样?』闲聊了几句后,蔺扬文赶紧切入
正题。
  云大飞轻轻哼了哼,得意地睨了女儿一眼。
  『云老弟,这次我带的,可是我家青儿初次出道盗得的东西。』蔺扬文的眼
睛立即为之一亮,『云大哥,你说的是可是那埋藏百年的西武太后墓的宝?』
『没错。』云大飞笑得可得意了。
  『哎呀,云大哥,可不可以先让我摸摸?这可是百年的宝藏呀!』听到可以
见到那些稀奇珍宝,蔺扬文可兴奋了。
  『哈哈!当然可以,这次的拍卖会……』『老规距,八二分帐,大哥你取八,
小弟拿二就行了。』蔺扬文轻笑,两家合作多年,早已有默契了,何况即使只拿
两成,那利润却也极可观。
  『哈哈!我带你去看。』云大飞大笑,转头看向女儿,『青儿,你要跟我们
一起去吗?』『不了,我四处逛逛。』云青珑没兴趣,挥了挥手,不待阿爹说话,
就径自转身四处逛去。
  云大飞也不以为意,大手环住蔺扬文的肩就往大厅走。『蔺老弟,别担心我
那丫头,让她去溜溜,咱们来看这次的宝。』云青珑无聊地到处乱逛,不到半个
时辰,她就觉得无聊了。
  这蔺家虽然有钱,不过楼宇庭园却一点也不夸张奢华,反而朴实中不失别致,
别有一番韵味,可惜不是她的调调,她比较喜欢逛墓地,惊险刺激还有宝可以挖,
在这无聊死了!
  『怯,早知道就去挖墓,不跟阿爹来了。』无聊透了!
  云青珑撇了撇唇,正打算去找阿爹时,却听到前方的院落飘来轻咳声。
  她挑了挑眉才走几步,反正无聊,也就往前走去。
  才走几步,就见一抹瘦弱身影站在庭园。那人一身白,黑发没有束起,意披
散于肩,伸出手接住飘落的雪花。她停住脚步,有点看傻了眼。
  虽然仅只看到侧面,可已够了……肌肤比雪还白,五官漂亮得不似凡人,那
优雅沉静的模样,仿佛遗世独立般空灵。那是……活人吗?
  察觉到注视,那人转身,看到陌生人,好看的眉微扬,而云青珑则不由得倒
抽了口气。老天!
  见到侧面就觉得美得不似人,一见到整张脸,她更觉得活见鬼了!凡人会长
得这么好看吗?
  『你是谁?』鬼开口了。
  『男的?』那声音有点沉,不像是女人的声音。
  听到云青珑的话,少年却不怒,仅是微微一笑。『你是爹的客人吗?云家人?』
听说今天云家人会来,他没见过她,应是云家人吧?
  看到那迷人的笑,云青珑有种快喘不过气的感觉。『老天!没想到我也会被
美色诱惑。』她捂着胸口,忍不住低喃。
  听到她的自语自语,少年又笑了。
  『拜托,别笑了!』云青珑受不了地阻止,『你的笑容会杀人的。』『是吗?』
觉得她很有趣,少年噙着淡笑,沉静的黑眸看着她。
  云青珑也与他相视,见他肤白似雪……不,甚至比雪还白,而且是种诡异的
苍白,就连那好看的唇,也是淡淡的紫色。
  这人一脸病容,瘦弱的模样仿佛风一吹就倒,而且……她看着少年的眉宇,
不由得皱眉。在死人堆混久了,多多少少都有种直觉,而她的直觉告诉她一这人
活不了几年!
  『你看出什么了?』少年开口,声音淡淡的,神情也淡淡的,沉静尔雅,唇
边的笑隐隐约约,在一片雪色中,他仿佛要被雪白淹没似的。
  云青珑的眉不由得皱得更紧,她忍不住上前抓住少年的手,可触手的冰冷却
让眉问的皱褶更深。
  突然被碰触,少年一愣,不习惯被触碰的他想不着痕迹地抽手,喉咙却一阵
搔痒,让他一阵剧烈痛咳。
  『咳咳……』他用力咳着,眉不自觉地拧起,脸色却更苍白,瘦弱的身子微
微轻晃。
  『喂!你还好吧?』云青珑一惊,赶紧扶着他。
  『没……咳咳!』少年勾起笑,想告诉她没事,可胸口却传来熟悉的疼,让
他抽措。
  『喂?』见他的脸白得没血色,手痛苦地捂着胸口,她赶紧挥开他的手,将
掌心抵着他的胸,运气将内力徐徐传进他体内。
  『嗯……』突来的温热驱走了痛楚,少年脸上的神情趋于柔和,可脸色却仍
苍白。
  『墨儿!』蔺扬文和云大飞刚好走过来,一见到爱子病发,蔺扬文立即大吼:
『快去请大夫!』一时之间情况混乱了起来,不久之后,少年的情况稳住了,大
夫也赶来了,急忙为少年把脉诊断。
  云青珑站在一旁,看着少年漂亮又苍白的脸,那双眼因沉睡而合起,可她记
得那双沉静黑眸很深、很黑,却也很淡然。
  『爹,他是谁?』她问站在身旁的阿爹。
  『蔺墨玉,你蔺叔叔的大儿子,一出生身子骨就差,大夫都说活不过二十…
…』云大飞以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对女儿小声低语。『唉!
  那相貌摆明会遭天妒的……『云青珑不语,仅是沉吟,活不过二十?
  那年,蔺墨玉十八,云青珑年方十二。
                第一章
  夜阑人静,一抹黑色身影飞掠,仿若融入夜色般,疾掠的身影如入无人之境
地快速进入一楝大宅。
  发现巡逻的守卫,黑影一闪,如风般飞掠而过。
  『咦?』守卫回头,疑惑地搔头。
  『怎么了?』同行的守卫看了伙伴一眼。
  『没,只是突然有阵怪风,觉得怪怪的。』他解释。
  『这种天气,有风正常的,别想太多,继续巡逻吧!』当是伙伴想太多,他
拍了拍伙伴肩膀。
  『也是。』守卫笑了笑,两人继续往前巡逻。
  仿若极熟稔这楝大宅,黑影一点也不陌生地拐进几条长廊,快速进入一处雅
致别院,然后停住步伐。
  看着开欧的窗户,黑影不悦地皱了皱眉,从窗户飞身进入房间,立即感到一
阵温暖。
  黑影一瞧,只见房间四处角落各放着一盆火炉,藉以驱散秋夜拂来的沁凉寒
风。
  不过,窗户开着,放火炉有用吗?
  黑影不悦地抿唇,伸手将窗户关上,轻轻的,不落一丝声响。
  关好窗,黑影旋即转身,如猫般的步伐无声地来到床榻前,轻轻撩开床幔…
…『青儿?』床上传来微低的好听嗓音。
  沉静的黑眸睁开,盯着黑暗中的身影,却不见一丝惊慌、错愕,声调淡淡的,
不带一丝起伏。
  『吵醒你了。』云青珑爬上床,用力抱住床上的男人,像只猫似地赠了赠他
的胸膛,然后不满意地皱眉。『你好像又瘦了。』『你怎会来?』他素来浅眠,
即使她的动作再轻,可他还是能感觉到房里多了一人,而会这么晚还到他房里来
的,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听到他的话,云青珑挑眉,更不高兴了。
  『我不能来吗?』她抬头不悦地咬住他的唇。
  下唇的痛让他皱了下眉,却不吭声。
  重重咬了薄唇一下,云青珑才松开贝齿,伸出粉舌轻舔了下被她咬疼的唇,
指尖轻弹,隔空点燃桌上的蜡烛。
  幽暗的房间顿时一亮,也让她能清楚地审视他。
  无论看了多久,每一次见到这张漂亮得不似凡人的脸庞,她还是会忍不住屏
住呼吸。
  就如同初次见到他一样,过了七年,那好看的少年长大了,可俊美的相貌却
丝毫不变,只是更成熟、更迷人。
  而那淡淡的、沉静若夜的黑眸也始终没变,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云淡风轻
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他这模样,云青珑早习惯了。她伸手捧住他的脸,眯起眼问:『你的脸色好
像更不好了,我给你的药,你没有乖乖吃吗?』才一个多月没见,那苍白的脸色
不变,可她却觉得他变得更瘦了,让她很不高兴。
  明明房里暖似火,可他的体温却仍然不见暖,触手的冰冷让她的眉头皱得更
紧。
  『你睡觉干嘛不关窗?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子,你想早点去见阎王是不是?』
云青珑不高兴地碎念。
  当年,人人都说他活不过二十,第一次看到他,她就亲眼看见他发病的模样。
  那时,她早知这人活不久了,若真能活到二十,也算奇迹了。
  她站在一旁,看着发病的他,看着着急的蔺家人,突然,生命弱如灭烛的少
年虚弱地睁开眼,两人的视线不意间接触。
  她看到他青紫的唇微扬,痛苦地眍出血丝,心口竟不由得一紧,不禁瞪着少
年。
  相视的那一瞬间,她知道,对于生死,他并不在乎。
  那唇畔淡淡的笑,仿佛在说,若这一次熬不过,对他而言也无所谓,他不在
乎,活无谓,死也无妨。
  那一瞬间的领悟,让她莫名地发怒了。他无所谓?那她偏不让他死!
  她走上前,推开大夫,不顾众人的惊讶,将掌心抵住他胸口,将内力传至他
体内,然后从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灵丹,放进他嘴里。
  『青儿?』云大飞看到女儿的举动,不由得惊愕,尤其看到女儿竟然把稀世
的药丹给蔺墨玉吃。
  奇了,那灵丹可是稀奇珍宝,这世上只有一颗,还是她跑到深山古墓去盗来
的,她随身携带,自己不吃,也不给人,护得跟什么似的,没想到竟然给了这蔺
家小子,她哈时变得这么好心了?
  而且,那灵丹虽是难得一见的灵药,可对蔺家小子而言,顶多让他熬过这次
而已,也保不了他的命呀!
  『青珑,你做什么?你给墨玉吃什么?』蔺扬文从错愕中回神,急忙要阻止。
『青珑你别闹快让大夫……』他话还没说完,却见昏迷的儿子竟然慢慢睁开眼。
  『墨儿?你怎么样了?』蔺扬文一愣,赶紧询问。
  蔺墨玉没回话,一睁开眼就看到身前坐着方才遇到的小女孩,她的手抵着他
的胸口,一抹温暖透过她的手传至体内,减缓他的疼痛。
  就连刚刚快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沉稳,让他不再觉得难受。
  他又熬过这次了,为什么?
  瞧见黑眸一闪而逝的疑惑,云青珑勾起唇瓣,收回手,倾首在他耳畔道:
『呐!没死,觉得可惜吗?』他不语,仅看着她。
  云青珑跳下床,看向蔺扬文。『蔺叔叔,别担心,他暂时没事了。』『真的?』
蔺扬文又惊又喜地看着云青珑,感激地抓住她的手。『青珑,谢谢!谢谢你!』
『没什么。』云青珑嘻嘻一笑,略带英气的眼眸睨向蔺墨玉。『活不过二十吗?
我就偏要让你活过!』哼,见他那不在意的模样,她就一肚子不爽,她偏要让他
活下去,就算他病得再痛苦,她也不让他死!
  她云青珑说到做到,三不五时就找来些灵丹妙药或难得一见的千年灵芝给他
补身体。
  活不过二十?哼!她就让他活过二十,瞧!
  都七年了,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虽然,病弱的身子总是没好过,也不能太过劳动,三不五时就得躺在床上休
养,而且一受凉,就会得风寒窝在床上。
  蔺墨玉这病弱的身子,真要养到没病没痛,也难了。
  而这家伙,明知自己不能受凉,却一点也不懂得照顾自己,像是要和她作对
似的,动不动就受风寒,害她没隔几天就又听到他生病了,让她不能安心盗墓。
  可恶!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红玉的消息传得真快。』蔺墨玉淡淡开口知道自家小妹总是把自己的消息
告知云青珑,一丁点也不漏。
  前几天着了凉,最近都躺在床上,没想到才病没几天,她就来了。
  『生病也不懂得关窗,你想病得更严重是不是?』云青珑瞪他,摸着俊庞的
脸往下移,抚着他的胸。触手的冰凉,让她很不满意。
  『房里很暖。』他也不阻止她的动作,反正阻止也没用,他的力气敌不过她
一根手指。
  『暖?』云青珑嗤哼一声,讥诮地瞄他一眼,『那你身体怎么冰冰凉凉的,
一点也不暖?』蔺墨玉不语,他的体质本就这样,无论春夏秋冬都一样冰凉,没
有温暖过。
  而这她也清楚,只是借题发挥。『怎么无话可说吗?』她高傲地瞪着他,毫
不在意地跨坐在他身上,脸上没有一丝羞涩。
  江湖儿女,作风本就大胆,有哈好害羞的?
  而且,他是她的男人!早在四年前,他就被她扑倒在床,彻彻底底地被她吃
干抹净了!
  对自己的男人,她只有热情,没有羞涩,而且一个多月没看到他,她好想他。
没想到她一来,就见他不照顾自己身体,明明染上风寒,却还不注意,睡觉不关
窗,他是想让自己病得更严重是不是?
  哼哼!罪加一等。
  蔺墨玉不吭声,黑眸定定看着云青珑,那双美眸里的恶意毫不隐藏。
  对她这恶劣的模样,他早就习惯了。她呀,向来胆大妄为,恣意行事,一点
也不像个普通姑娘家。
  从十八岁遇到她以来,已经七年了,可他依然对她的行事作风没辙,永远都
是屈服的一方。
  就如同四年前,年仅十五岁的她竟趁夜大胆闯进他房里,不顾他的阻挡、拒
绝,将身子给了他。
  更正确的说法是一他被她连骨带皮地啃得一干二净,连点残渣都不剩。
  从那次后,她每次夜探他房里,总是极尽所能地挑逗他,来个火辣辣的缠绵,
而他,完全没有拒绝的机会!
  从两人初次发生关系后,她就此认定他是她的人,那自信的小脸上一点羞涩
的模样也没有,离经叛道的行事风格让他彻底无言。
  虽早知云家人行事独树一帜,可她的一切,还是让他惊异又无奈。
  蔺墨玉忍不住在心里轻叹,眼眸微垂,却看到她的衣领下、颈子左侧有一抹
红痕。
  他微拧着眉,手指轻抚她的颈侧。『你受伤了。』虽然伤口已愈合,可看来
应会留下疤痕。
  她身上总是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可她一点也不在意,一点也不像个爱漂亮
的姑娘。
  她的相貌俊秀,也不似姑娘家柔弱,倒像个俊美少年,又总是一袭黑色劲装,
发以黑缎束成尾,一身男人打扮。
  就连肌肤也不若时下的姑娘白哲,而是淡淡的蜜色,可他知道她的身体很柔、
很软。
  『小伤,不碍事。』云青珑不在意地耸肩,这种小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
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
  盗墓嘛,多多少少总是会遇到一些危险。
  听到她不在乎的话语,蔺墨玉眸光微沉。她总是这样,对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看到他的届似乎皱得更紧,云青珑挑眉。
  『怎么?你在担心我的伤口吗?哼!要不是听到你生病的消息,我就不会急
忙想赶过来,也就不会受伤了,懂吗?我会受伤都是你害的!』她任性地把受伤
的罪过全加在他身上,她本来盗墓盗得好好的,却接到蔺红玉的传信,说蔺墨玉
又病在床榻上了,而且病了还不好好照顾自己,照样管理蔺家的事业,以及即将
到来的古玩拍卖会。
  生病就算了,还不好好休养!她气得将信揉掉,急忙盗完宝物,就赶来蔺家。
  而颈侧的伤口,就是因为着急而疏忽,不小心被墓里的机关割伤。
  被冠上罪名,蔺墨玉面不改色,认识她七年他对她的脾性很清楚,知道她此
刻心情很恶劣。
  『你心情不好。』他直言,俊眉微扬。『因为前阵子小妹嫁出去的事吗?』
前阵子云家小妹嫁给名闻江湖的神偷,这事可热闹了好一阵子,也传进他耳中。
  他知道她对自家小妹疼爱极了,而那个神偷,好像就是她口中常骂的『偷过
界的死小偷』他听她咒骂过,知道她讨厌死了那姓褚的小偷,没想到这下却成了
她的妹婿,还抢走她极疼爱的小妹。
  被说到痛处,云青珑不高兴地眯起眼,低头用力咬他的唇。『没错!我心情
很不好,又听到你生病的事,心情更差了。』她用力吮咬,很故意地把他的唇咬
得又红又肿,不让他的唇青紫得没有半点血色。
  『青儿。』蔺墨玉微微叹气,唇上的痛让他可以想象惨况,每次见面她总是
故意在他身上留下很明显的痕迹,像在宣告主权。
  『干嘛?你有意见吗?』云青珑没好气地瞪他,听到他提起自家小妹的事,
她就满肚子火。
  『那姓褚的死小偷已经让我很火大了,你还给我生病,你是想彻底惹毛我吗?』
没错,她承认自己是在迁怒。
  蔺墨玉淡淡地看着她,丝毫不受她的怒火影响。『小妹迟早要嫁人的。』他
说出事实。
  『闭嘴!』她不能接受这事实,小脸沉凝,口气也跟着凶恶起来。『不准你
再提到小妹和那姓褚的王八蛋!』面对她凶狠的警告,蔺墨玉不吭声,神情一样
冷淡。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云青珑受不了蔺墨玉的沉默,咬了咬唇,『钦,你生气
了哦?』她开口打破寂静,小脸有着心虚,她好像迁怒迁得太过火了。
  『没有。』蔺墨玉否认,好看的脸真的没有一丝不悦,一样淡淡的,让人看
不清他的情绪。
  见他这模样,云青珑觉得更闷了。每次都这样!不管她怎么无理取闹,怎么
任性霸道,他的情绪总是淡然,不凶她,也不骂她。
  她讨厌他这模样,感觉像是她一点也不重要,所以不足以引动他的心绪。
  『你千嘛不生气?』闷着声,她不高兴地看着他。『不管我怎么恶劣地对待
你,你都不气吗?』『生气没有意义。』他淡然道:『像小妹要嫁人,你气,可
一样改变不了事实,不是吗?』是没错,可是……『蔺墨玉,我会生气,代表我
重视那个人,若不重视,我才不想生气!』她倾身用力抱住他。
  『我倒宁愿你对我生气,那表示你重视我……』可是他从不,面对她的任性
缠人,他总是沉默。即使,她和他早已肌肤相亲,可是他还是让人捉摸不定,她
一点也不懂他!
  蔺墨玉垂眸看她,让人瞧不清想法,对她的话,他没有回应,沉静的黑眸十
分深邃,却幽幽的,让人瞧不清想法……纷辞柳清晨的鸡啼声,让云青珑困倦地
睁开眼。
  唔……她什么时候睡着了?她疑惑地眨了眨眼。
  她记得她抱着蔺墨玉说了些话,还对他发了顿脾气,然后又对他撒娇,说一
会儿的话……然后,她就没印象了。
  她一定是聊到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扬眸看着身旁的男人,他犹然睡着,不过好似察觉她醒了,眼睫轻颤,似
乎快醒来了,她赶紧伸手点住他的睡穴,让他再多睡一会。
  他向来浅眠,而且一醒来就很难再入睡,昨晚她吵醒他,又缠着他,定没睡
多久。
  小手不意碰到他的肌肤,那触手的冰凉让她皱了皱眉,握住他的手,将内力
传至他体内不一会,暖和他的身体。
  不一会,冰凉的肌肤渐渐变暖,她勾起唇,收起内力,满意地笑了。即将这
种暖意只是暂时,可至少不再冰凉。
  她讨厌他总是冰凉的肌肤,那仿佛在告诉她,他随时都会离开这世上。
  坐起身,她看着他,手指轻抚着好看得过分的脸。他的皮肤很白,而且是那
种不健康的苍白。
  不同于她的蜜色肌肤,他苍白得似乎快消失了!尤其站在雪色中,仿佛快融
为一体,快随风消逝般,每每看到,她总是心惊胆战,然后不准他在下雪天出房
门。
  对于她的不准,他总是淡淡的笑,不以为意,可她很坚持,甚至会生气,所
以,他也无可无不可地遵从了。
  他总是云淡风轻,不拒绝,也不接近,靠近的总是她。
  知道他不爱被碰触,她总是故意地偏要碰他,黏着他,缠着他:知道他对生
死不在乎,那她就要他活,不许他死!
  一开始,她不懂自己为何要这么做,甚至还为了他盗取各种难得一见的药物,
就是为了延续他的生命。
  她不懂,可他却比她先明了,也不说破,只以那双洞悉一切的黑眸沉静地看
着她。-
  直到他二十岁那年,病危的他几乎度不过那年的寒冬,蔺家又急又慌,只好
用老办法,打算冲喜。
  听到蔺家要冲喜,她气极了,她不许他娶别的女人,能碰他的只有她,谁也
别想!
  那浓烈的占有欲让她吓到了,也让她明白,不知不觉间,也许在第一眼看到
他时,她的心就遗失了……不可自拔地遗失在他身上。
  而这混蛋,明了了也不说,只是沉静又冷淡地看着她。可恶的家伙!
  她又气又怒,冲到蔺家,不顾众人的惊慌阻止,气呼呼地抓住病危的他,对
他大吼:『蔺墨玉,老娘没让你死,就算阎王老子来也别想抢人!』哼!既然偷
走她的心,除非她不要他,不然她绝不让他死!
  她说到做到,从阎王手中救回他,她什么没有,盗来的灵丹一堆,就算治不
好他,也能为他续命。
  于是,他活过了二十岁,而她则继续缠着他,至于冲喜,当然也就不了了之,
因为她不许,很霸道地要他拒绝冲喜。
  他没拒绝,听她的话,回绝了冲喜一事。然后,十五岁那年,她扑上他的床,
在他的错愕之下,把他吃得一干二净。
  嘿嘿!她永远记得他那时的惊愕,看到冷淡的他难得的表情,她愉悦极了,
不顾他的挣扎……是说,他的力气跟只蚂蚁没两样,挣扎也没用,她吃了他,而
且还吃了不只一次。嗯……真是人间美味呀!
  云青珑笑得更邪气了,像只偷腥的猫。
  纤细的手指轻轻移到他眉间,笑容不由得收敛,眉尖轻拧,换上一抹忧心。
他印堂上的阴暗,七年来总是无法消散。她知道这代表什么一即使活过二十,他
的命也不稳固,随时都有可能会走。
  她抿着唇,低下头用力吻住他的唇。
  『我绝不许你死。』她低语,语气却是坚定的。
  一定有办法能让他活得长久,她既然能让他多活五年,就绝对能继续续他的
命!
  她轻抚他的唇,从褪下的衣服里拿出一块晶莹圆润的白玉,然后小心地抬起
他的头,帮他戴上。『这玉会保你平安。』她轻抚着白玉低喃,注视着他的眼眸
有着浓浓的爱意。
  对他的爱,她从不掩饰,而他呢?
  眸光微黯,云青珑倔强地咬着下唇。他总不拒绝,却也不靠近……不过无所
谓,反正他是她的,她绝不放手。
  绝不!
                第二章
  白玉温润晶莹,没有多余的雕工,乍看之下像块普通的玉,可一碰触却立刻
感到沁心的暖意。
  这是传说中的稀世晶玉,传闻这玉可让配带者不畏冷热,甚至能抗百毒,甚
至能让人长生不老,是人人抢夺的宝玉。
  蔺墨玉敛眸,雪白修长的手指轻抚着颈上的白玉。
  那天醒来没看到她,却发现自己身上多了这块白玉,他不禁微讶,一眼就认
出这块白玉的来历。
  他记得这块晶玉早在几百年前的抢夺中就消失亡佚,没想到竟被她找到,甚
至戴在他的身上若被人得知,恐怕蔺家就不得安宁了。
  稀世珍宝可是人人抢夺的,而蔺家的珍宝愈来愈多了,不说那些拿出来就让
人惊愕的灵芝丹药,只要是传说中可以让人长命百岁的稀世宝物蔺家几乎都有,
而且全在他身上。
  蔺墨玉淡淡一笑,想到爹爹每次看到他身上又多出那些宝物时,总是很沉重
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墨儿,有些东西,你记得要藏好,别让人看到了,
蔺家还想长存下去。』呵!他可以想见,当父亲看到这块晶玉时,一定会吓得连
退三步,这块晶玉可是比之前的宝物贵重百倍,而想抢夺的人也更多呀!
  真不知云青珑去哪挖来的,愈稀世的宝物,隐藏的地方愈隐密,危险也就愈
大。
  可她不在意,甚至乐在其中,每每挖到宝物,她总笑得自信又得意,然后来
到他身边,跟他叙说盗墓的经过。
  很惊险,也很刺激,他知道她在跟他分享,所以他总是倾听。
  偶尔,她身上会有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时候她的脸色不像以往红润,反而有
着病弱的惨白。
  那种气色,他很熟悉,因为他每天都在自己身上看到。
  而她总不以为意,笑笑地说只是盗墓时不小心受的小伤,没什么的。她像阵
风,逍遥自在:
  而自由的风,是不该受到束缚的。
  沉静的眸光轻敛,他握着晶玉,想着又消失了半个多月的云青珑。留下这块
玉,她人又消失了,她总是这样,突如其来地出现,缠着他一夜,有时几天,最
多半个月,她又会离开。
  她立志盗遍世界珍宝,那是她的乐趣,然后闪耀着一双眼,生动地诉说她的
经历。
  他看着、听着,也明了他这里只是她偶尔停伫的地方,休息过后,她会继续
前进:而他,则在原地等着生命消逝。
  他习惯了,长年的痛病,让他在生死关前徘徊,他对生死早已看得很淡,许
是个性如此吧?
  他向来冷淡,对任何事都不在意。
  七年前,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她却救了他,甚至扬言要让他活过二十,
没她的许可,她不许他死。
  她的语气霸道,神情却很认真,他不懂她,却不以为意,反正生生死死不就
那样?
  可从那天之后,她却一直缠着他,知道他不爱人碰触,却很故意地仗着他体
弱,三不五时就抱他,不管他怎么闪躲都没用,他的力气根本敌不过她。
  拿她无可奈何,后来也就习惯了,而且……他其实不讨厌她的碰触,比起他
的冰凉,她的温暖体温总是能让他感到几许暖意。
  而她看着他的眼睛,也有着毫不隐藏的爱意。
  他比她先得知她的心情,却不说破,直到二十岁那年病危,爹爹提出冲喜,
她才气急败坏地冲进蔺家。
  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脑子一片晕沉,可看到她气怒的模样,却莫名地想笑。
那次,他第一次觉得活着好像也不错。
  而他也活下来了,度过二十岁大关,而她继续缠着他,甚至趁着夜晚扑上他
的床,不顾他的惊愕,很用力地压倒他。
  他根本反抗不了,她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很霸道地看着他,直言宣蜇口一
他是她的人。
  他生平第一次傻住了,他真的不懂她在想什么,姑娘家的贞操那么重要,她
却给了他这个不知能活多久的人。
  她的个性霸道到只想听自己想听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其余的对她来说皆
是多余的。
  蔺墨玉不禁轻叹,想到云青珑,心中只有无奈。
  『哥,你在叹什么气?』蔺红玉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捧着药碗,慢慢走进
房间。
  蔺墨玉收敛心思,抬眸看向与自己相差十多岁的小妹,薄唇淡淡扬起。『没
什么。』『是吗?』将药汤放到桌上?蔺红玉贼兮兮地看向兄长,『你是不是在
想青珑姊?』蔺墨玉淡笑不语。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答案。』蔺红玉两手技腰,红扑扑的小脸扬着稚气,
『这世上也只有青珑姊才能让你叹气。』看小妹得意的稚气模样,蔺墨玉不禁失
笑,『你……咳咳!』才开口,他就一阵闷咳。
  蔺红玉收起笑脸,赶紧走上前轻拍兄长的背,担心地问:『哥,你觉得怎样?』
『没……咳咳!』蔺墨玉勾起笑容安抚小妹,『没事,只是喉咙有点痒,咳几下
就好了。』蔺红玉却不放心,『你快把药喝了,你看你,竟穿得这么少,披风至
少也披着啊!』她赶紧拿出披风披上兄长的肩,看到桌上的帐薄,立刻不赞同地
皱眉。『哥,你病还没好,应该好好休养,干嘛还管事?这事交给爹就好了呀!』
『古玩拍卖会快到了,爹最近也忙,我只是帮忙分摊一下而已,没什么的。』蔺
墨玉淡淡一笑。
  『可是……』蔺红玉还有话想说,但兄长虽然笑得淡然,他的个性她可是知
道的,要是他决定了,别人怎么说也没用!于是,她只好把话又吞回去。
  『乖,没事的。』蔺墨玉揉了揉小妹的头,端起药碗,面不改色地喝着。
  那沉静优雅的模样,让蔺红玉有点看傻了眼。
  她这个哥哥,真的长得太好看了,连爹娘都很怀疑自己怎会生出这么好看的
儿子?就连外面的人都在传,说蔺家少爷是天人,身体才会这么差,迟早上天会
把他要回去的。
  哼!什么天人嘛!她宁愿大哥长得平凡点,不要这么好看,那么身体就不会
这么差,三天两头地躺在床榻上。
  这也就算了,偏偏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明知自己身体差,却总是不肯好好休
息。
  蔺红玉嘟起小嘴,『你呀,再不好好顾身子,我就告诉青珑姊,让她来治你。』
这世上也只有青珑姊治得了大哥。
  蔺墨玉停下动作,好笑地看着小妹,知道小妹对云青珑可是崇拜极了,甚至
还想学云青珑去盗墓。
  『你呀,胳臂向外弯。』蔺墨玉摇头,明明自己才是大哥,可比起来,他这
妹妹倒像姊姊了。
  『谁要你都不听话。』蔺红玉笑嘻嘻的,见大哥将药喝完了,赶紧倒杯茶给
他。
  『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行了吧?』喝口茶,蔺墨玉一脸无奈。只要抬
出云青珑,他就没辙了。
  『这还差不多!』蔺红玉这才满意,嘿嘿!
  她就知道抬出青珑姊有用。『对了,大哥,你最近还是乖乖待在房里,最好
不要乱走。』『嗯?』蔺墨玉挑眉。
  蔺红玉没好气地看着他,
  『古玩会快到了,你就乖乖的,不要出去招蜂引蝶了。』每次拍卖会一到,
家里就会来许多客人,而且千金小姐最多,全都是为了大哥来的。
  虽然病弱,外面也谣传大哥活不久,不过那张好看得不像人的脸还是引来很
多桃花:再加上蔺家的财富,为了分一杯羹,那些人根本不在意,只要能跟蔺家
结亲就行了。
  『我知道了。』想到每年一次的盛况,蔺墨玉也不禁皱眉,最近的姑娘家作
风真的愈来愈大胆了。
  去年还有人直接下药,想让生米煮成熟饭,刚好云青珑来了,她直接踢走下
药的人,由她自己来……唉!想到近来会有的热闹,蔺墨玉不禁头痛了。
  唔……好像又到一年一度的拍卖会了。
  云青珑皱眉想了一下,一边粗鲁地挖出埋在雪土里的灵芝,然后满意地笑了。
  灵芝虽小,不过质地很好,扑鼻就是一阵清香,是上好的灵芝,不枉她爬上
天山来拔。
  她将灵芝小心地用布包起来,再收进木盒,放进包袱里。『好!准备来去蔺
家。』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这下蔺家可热闹了,她不去凑热闹怎行呢?
  更何况总有些不识相的女人想对她的男人出手,哼!她说什么也得亲自去挡。
  去年,要不是她去得刚刚好,蔺墨玉早被吃掉了!
  啧啧!那些千金小姐竟连下春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出来,真是丢女人的
脸。她气得将下药的人踢到水池里,再亲自去帮蔺墨玉『解』药。
  嘿嘿……那一夜真是美好极了呀!
  云青珑很邪气地勾起唇瓣,想到蔺墨玉,心情就一阵好,半个多月没见他,
还真想他。
  他呢?会不会想她?
  想到那张总是冷淡的好看脸庞,云青珑不禁摇头。那家伙会想她才有鬼!搞
不好没她缠着他,他还乐得轻松呢!
  毕竟,两人之间主动的总是她……云青珑不禁轻叹口气,她总是捉不住他,
连他在想什么,她也摸不清,两人的关系,全是她霸道强迫的。
  蔺家的人,对她和蔺墨玉的关系,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知肚明,却
从不说出口。
  她知道蔺家的人不反对,只是也不敢询问,因为蔺墨玉从来没开口过,所以
他们也不敢先开口。
  蔺墨玉在想什么,没人看得透,就连她,虽然缠了他七年,看似与他最亲近,
可也不懂他在想什么。
  不过,不管蔺墨玉要不要,她都缠定他了!
  云青珑冷哼一声,反正蔺墨玉生是她的人,死也只能入她云家的坟,他永远
别想摆脱她,她这辈子缠定他了!她霸道地想着,足尖轻点,准备下山。
  『嘶!』突地,一道破空声从后面袭来。
  她身影一退,迅速躲过破空而来的飞镖,可掠过的锐风仍在脸颊擦出一道血
痕。
  『谁?』云青珑拧眉看向身后。
  四道人影飞落,包围住她。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