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真实记录女友口述的和她情人开房经历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原创,真实,我经过我女友同意,她还声称要验证我说得真实性……然后只是具体细节经过一些加工,但是基本上80%都是和事实吻合的。另外之前发过一篇帖子是讲这个事情,没有说“重点”精彩的地方,我这次补上!

  我女友很漂亮,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好,胸部b+,屁股很圆,紧俏,脸蛋屁股相得益彰,当年就是被这个美丽得小屁股吸引住了,往后的“日子”给我带来了好多的快乐。然后在一起快两年了,几乎准备是往结婚的方向发展。但是我还没结婚就开始淫妻了……她之前很反感,然后慢慢的接受一些,也只是一点点,而且很强势,到后来我都几乎不再想这种事情了。

  事情开始戏剧性的变化是这样的,女朋友有个暧昧对象,姓彭,就叫他啊彭吧,女友也是这么叫他。她上学的时候喜欢过啊彭,那男的没答应(估计是脑子进水了,我媳妇这么漂亮都不干),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是呢又一直保持者联系,最后就成了这种暧昧关系。为什么说暧昧呢,他们约会基本上都是半夜三更的,而且是只要阿彭一约,我女友一定出去,从女友前男友延续到现在的我,都是如此,你说正常男女哪有这样交往的?之前我很介意,很生气,后来她和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这种半夜约会慢慢少了,我也没有过问了,直到他们不联系一年后,去年春节,啊彭估计是寂寞了,突然联系她了,而且又是半夜,正好他的父母回老家,她的父母在外面打牌,然后啊彭以给她送吃的东西为由,硬是跑到她家去了,半夜12点去,两点过离开,孤男寡女的,临走的时候阿彭请求她回他家住,我女友拒绝了。

  估计是前一天晚上害怕女友的妈妈突然回来,所以没敢轻举妄动,第二天阿彭一定要请女友吃饭,而且拐弯抹角的要把她拐到自己家里,要做饭给女友吃,女友开始有点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后来我问她,你那天晚上是不是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她坚决反对,说没想这么多,但是可以看出阿彭还是很想的。我又问,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第二天再去不是羊入虎口?她不说话了,然后坚持说没有想那么多。再后来我反复追问,她才说,第二天再去只是很好奇,想知道我(女友)是不是真的对他有吸引力,他会怎样对待我,是简单的吃饭聊天放我走,还是忍不住一下子把我操了。我说那如果他真的想操你,在那个氛围下,你还把持的住么。她又不说话了,然后说他不会是那种人……是我女友太单纯还是这个世界太复杂……但是正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一切,我给她打电话,她还撒谎骗我说在自己家里。然后我说接视频,无奈她关机回家了。我敢说要是我没打那个电话,那么那天吃完饭,他们肯定是得发生点什么的。就算我女友不干,阿彭怎么可能放过她,太明显了嘛,最后还不是半推半就就睡到一起,各位看官,赞成我的观点不?

  后来我就不爽了,你想一次一次被隐瞒,而且还瞒着我搞这些名堂。但是分手又舍不得,这时我又开始想到淫妻,反正他们这个状态总有一天要出事,那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搞。然后我就吧这个想法给她讲,她死活不干,我就奇怪了,你明明之前那些行为就是往那个方向发展,现在又不干了。后来就开始在做爱的时候让她幻想和阿彭做爱,开始她进入不了状态,后来慢慢开始觉得可以,然后很刺激。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每次真正意淫的时候,她下面马上变得更湿,逼着眼睛叫声也会变更骚,只是她每次都不好意思承认,据说女人在性快感的时候意识会轻度模糊,看来是真的。就这样我们做爱的时候意淫持续了一段时间,渐入佳境,然后感情也变得很好,但是真正要她和阿彭去做爱,她又不干了,应该是放不下这个身段,因为是女友先喜欢他的,现在感觉又是主动送上门,女人是虚荣的动物,这点估计心里上过不去。我给她说,其实没什么,就是完成一次享受而已,你们在一起拉拉扯扯这么多年,说互相没有好感是不可能的,对对方没有yy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不介意这个,表示支持,你就不想去尝试一下这份好奇?免得终身遗憾。感觉上她动心了,但是嘴上还是很硬。其实又这样的老婆,如此忠诚,也一件幸事。后来我差不多也放弃了,只是时常还是害怕他们会背着我做点什么。

  又过了一个月的样子,阿彭又出现了,这时我鼓励她去和她干一次,这么多年了,你们那份好奇不满足你们始终欠着的,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一定一定记得带套,这个是原则,有安全保证其他才谈得上享受。那晚她还是有些犹豫,后来又突然同意了。

  那时候差不多都是晚上11点了,女友给阿彭发短信,晚上有空么,出来吃东西(以前他们经常半夜出去吃东西),然后阿彭一直没回复,女友还得意了,说你看人家就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想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为所动,不合常规。果然大概一点过,阿彭回复了,说过来接她。但是真正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去洗澡打扮去了,经验人事啊,捕捉信号很敏锐,早有准备。正巧,那几天我女友得电话坏了,大概快凌晨3点的时候发信息说和阿彭一路回家拿东西,就再也联系不上。我那个心情啊,担心阿彭会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们到底操没有,去哪里了,然后觉得替她高兴,老婆终于还是要去体验性的快乐。因为我觉得那种新鲜刺激,那种暧昧过后的性关系是我给不了的,然后想知道到底被操爽没有,是不是要操一晚上,今后还会和他继续做爱嘛?……一夜无眠,根本睡不着。

  我一直等啊等啊,刺激和兴奋渐渐被担心和焦虑取代,大概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过的时候,终于电话打进来了,我第一句话就问:

  “怎么样,你们做没有”

  她不回答只是“嘿嘿”,然后“恩!”

  我一听那种担心还有压抑一下子释放为兴奋,真的很兴奋,下面一下子就射了,毫不夸张……我继续问“你们带套没有呢”

  她很肯定的回答“带了的!!”

  “哦,你们做了几次?”

  “一次啊,还想几次?他还想来,但是我没干了,我说我要考试”

  “怎么样,老婆,舒服吗?”

  “恩……不舒服……”

  我听了心里凉凉的,然后继续问

  “一点不舒服吗?你们操了多久”

  “有点久,大概半个多小时吧,他一直在变换姿势,而且很用力,鸡巴一会又掉出来一会又掉出来,只是最后有点感觉了,但是他就要射了,哎……”这里可以看出,战斗还是很激烈的,半小时已经不短了,而且鸡巴一会掉出来掉出来说明很用力,抽出来很长,再插进去,才经常会掉出来。“好了,我不给你讲了,我要去考试了,他还在等我呢”。那天刚好女友要考试。

  到这里估计没有人会尽兴,我也是,但是女友偏偏往后就不给我讲他们那天的事情了,我一再追问,她也是只言片语,然后我就不问了,只是在做爱的时候我要求她给我讲那天的事情,其实淫妻的人都又这个爱好,边做边听,会很兴奋,结果她直接不同意,而且还会因此生气,我很郁闷。心想这事情完全没有朝我预期的方向发展,怎么只同意出去和别人操,却不愿意说。我也搞不清她的想法,总之就是我趁她心情好的时候就问问,她就给我讲一点,然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用她的qq和阿彭聊天,然后引出了许多那天晚上的细节,把他们两个的综合一下,估计八九不离十了。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阿彭在夜班,上班的时候不能回电话,所以就造成了他不愿意的假象,然后下班后就给女友打电话,说过来接她,但是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来,他估计意识到今晚很重要,有可能会和自己暧昧多年的女人做爱,就特意梳洗打扮了一下。他们见面后,女友提出去江边吃东西,但是走一段的时候觉得太晚了 说找个地方休息吧,阿彭很懂事的说在外面住,明天我们直接去上班,但是我要回去拿个东西。我在想应该是拿避孕套一类的,但是后来他们做爱却没有戴套,而且是阿彭故意不带的,这一点他亲口说的。然后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驱车来到我女友单位旁边的一个宾馆。感觉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我还以为他们要害羞,会有点扭捏作态,结果都是心照不宣,自然而然的就开了个房间,进去……下面吧我女友称为老婆吧,毕竟基本上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他们进房间后,阿彭去上了个厕所,女友不知道干点什么,就准备开电视,刚把电视打开,还没来得及开机顶盒,阿彭就已经从厕所出来,一把把老婆揽入怀中。并没有太多的深情对望等浪漫情节(老婆不喜欢这样直接),阿彭直接就已经把嘴巴凑过来,迅速舌吻起来,这时他们两个呼吸都开始加快,毕竟这么多年了,终于还是相拥而吻。老婆有点紧张,但是也很主动,把舌头伸到阿彭嘴里,配合他的拥吻。可是老婆突然想把他推开,说“你嘴里好大的烟味”,“那我去刷牙把”,“算了不用了”,老婆说当时有点扫兴,但是还是继续了。

  阿彭紧紧的抱住老婆,激动的吻她,手开始不安分在老婆身上游走,胸部,小腹,屁股,抓,摸,捏,然后开始抚摸敏感部位,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经过一个男人这样一阵激烈得挑逗,身上开始热起来。阿彭也已经有感觉了,下面已经把裤子顶得老高,顶着老婆得阴部,仿佛是在告诉她,好想马上要你。老婆这个时候还有点害羞,毕竟是“第一次”,也不主动,就任其三下五除二得把自己拔得精光。听到这里我其实有点郁闷,老婆这么个尤物,怎么能囫囵吞枣一般,必须要慢慢得挑逗,慢慢得让这个小宝贝儿进入状态,被自己征服。

  他把老婆推到床上,自己马上就赤条条得上来了,老婆说他的身材还可以,比我要微胖一点,腿很细,我说你不就喜欢这样身材的男人嘛,她只是笑。然后阿彭躺在老婆侧边,一手搂住老婆的芳肩,一手开始去抓她的乳房,老婆乳房不算很大,也就一只手刚好握住,但是很软,很柔的感觉,摸起来很舒服,阿彭可能太兴奋了,一个劲的抓揉着,舌头本来还在和老婆激烈的吻着,慢慢从老婆嘴里往下走,然后和手一起攻击一个乳房,又抓又咬,圆圆的乳房被另外一个男人把玩,感觉很害羞,而且他不怜香惜玉,就很亢奋的抓,但是这也是一种全新的方式,比较兴奋,刚想叫他轻点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一口吸到乳头上,老婆“嗯……”的轻声哼出来,这下把阿彭彻底点燃了,一下子翻身爬到老婆身上,一手一个乳房,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的舔,咬,直到两个乳房开始因为兴奋涨大,乳头变得坚挺。下面肿胀的鸡巴也不安分的在老婆阴部蹭来蹭去,老婆心跳变得很快,像第一次和男人做爱一样,虽然在极力控制,但是嘴里也忍不住“哼哼”低吟。

  阿彭继续往下面进攻,手不知道什么已经贴到老婆阴部上面,轻轻的开始搓揉,下面的快感加上乳房时痛时爽的感觉组成了新的刺激,(我从来都不会使劲搓老婆的乳房的),然后开始觉得下面涨涨的,越来越有感觉,但是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很陌生,不是很能放开。

  这时阿彭想把手指伸进阴道里,被老婆阻止了,她不喜欢这样做。阿彭无奈,就把鸡巴递到老婆嘴边,“来帮我吸一下”。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第一次做就为这个男人口交,还是让人嫉妒啊,不过想着很刺激。阿彭看着乖巧的老婆卖力的吸着自己的鸡巴,嘴巴“恩恩”的叫着,忍不又把手放在在老婆身上上下抚摸,身材真好,圆滚滚的乳房,小腰,两条白白的大腿夹着阴户,只露出浓密的阴毛,看到这些自己也开始享受的喘起气来。老婆说他的鸡巴很长,但是没有我的粗,洗得很干净,没有异味,后来估计是他太兴奋太舒服了就使劲往里面插,深喉,让老婆很难受,就把鸡巴吐了出来。

  阿彭就势退回来跪在老婆两腿之间,轻轻得扳开老婆得双腿,整个阴户就暴露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老婆是92年的,之前有过一个男友,整个逼逼还是属于未完全开发的状态,现在因为兴奋充血了,粉嫩的阴唇微微张开着,阿彭受不了着诱惑,然后俯下身体来准备品尝老婆的小逼,这时老婆用手抵住他的头,双腿闭合,但是阿彭一把推开她的手,吸了上去!

  “啊……”

  老婆经过前面的挑逗已经有点发情了,这种反抗是显得很无力,阿彭不管她的反应,继续让舌头在老婆的阴唇,阴蒂上游走,时轻时重,老婆还在还是没怎么放开,有点紧张,不自觉地扭动着腰,嘴巴紧闭,呼吸急促,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呻吟。这时候下面开始分泌爱夜,开始动情了,想要他鸡巴的伺候,情不自禁的把大腿打开,让他舔得更舒服一点。

  时机差不多了,阿彭起身,把早就充血肿胀得鸡巴挪到老婆小逼前面,这时老婆想起我告诫的话,说“不行,先戴套子”

  阿彭一边摸着老婆的大腿,一边温柔的说

  “啊?我忘了,你有有没有嘛?”

  老婆一听吓得坐起来“我怎么可能有,没有就算了,不给做了”

  “都这样了还不给做啊,这么晚了也买不到了,你担心我有病嘛?你放心,你了解我的”

  “不行,我是危险期”

  “我射在外面就行了啊,没事,放心吧”

  说着他把老婆得乳头含住,慢慢得把她放下,老婆一想大家都认识应该没事,而且也是安全期,问题不大,加上乳头被吸吮,阵阵快感袭来,下面需要得感觉越来越强烈,等她反应过来,龟头都已经在阴道口摩挲了。

  老婆还是像继续反抗,逼着双腿,用手把阿彭推开,但是这个时候徒劳的抵抗只会让阿彭更加兴奋,更加满足征服这个女人的快感,于是啊彭用手把老婆还有些抵抗得双腿掰开,然后跪坐在她两腿之间,这时老婆扭动着腰肢,却再也合不拢了,微微湿润得阴唇还在轻轻的收缩,大概是有点紧张吧。阿彭扶着老婆的腰,把鸡巴慢慢靠近老婆的逼逼,屁股扭动着让龟头对准老婆的阴道口,突然屁股往下一沉,“叭”的一声,长长得鸡巴一插到底,两个人得阴部紧密得贴合在一起,在经过这么多年得纠葛,彷徨,心灵相犀之后,终于完成了肉体上的合二为一,所有的顾虑矜持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了肉欲的宣泄。

  老婆叹气一样的“啊……”

  老婆做爱第一次插入的时候都会发出不一样的呻吟,特别长特别带感情,仿佛是久违的满足。我想那一声呻吟虽然我没听到,但是应该是让阿彭血脉喷张。

  老婆的逼逼很舒服,很软很紧,阿彭估计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身下的这个女人果然是尤物,在感受这个全新的骚逼片刻后,他开始慢慢往外拉出他的鸡巴,那种柔软和湿润应该是其他女人很难给予的,所以立马又迅速插进去,“叭”,老婆再一次温柔的“呃……”,这时候阿彭的鸡巴上面还没有完全沾满老婆的爱夜,还比较干,有点痛痛涩涩的感觉,老婆说那时候做着有点痛,这样反复慢慢插几次后,两个人彻底接受对方的下体,越来越来默契,越来越快,角度也越来越精准,他突然开始加速,随着那个男人的屁股一翘一翘的起伏,前面的鸡巴放肆地在老婆的骚逼里乱闯,真正的性交开始了。

  “啊……嗯……啊……”

  强烈的冲击让老婆慢慢放开,侧着头闭着眼纵情的呻吟。阿彭受到这呻吟的鼓励,不在跪着,俯身压在老婆身上,用大腿把老婆的腿顶开,再一次快速活塞运动起来,“啪啪啪”

  “啊……啊……啊……”

  阿彭一边操她,一边问“你怎么不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啊……哦……”

  “看着我,操你都不看我,不行你必须看着我才行”说着狠狠得操了几下,“啪啪啪”

  “嗯……嗯……人家不好意思,啊……”

  “那我把灯关了吧”说着,把床头灯关了,然后回来继续收拾我老婆。

  “嗯……啊……”

  没有灯光,看不到阿彭的陌生,老婆紧张的情绪消除了,下面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把阿彭紧紧抱住,让身体和逼逼都和他贴得更紧。

  这时阿彭把老婆得双腿并在自己两腿中间,他长长的鸡巴照样可以很轻松的一插到底,这时已经很湿润了,就算这样紧紧的夹着也可以轻松进出,而且这个姿势能够摩擦到女人大阴蒂,会越来越湿润,增加了更多的快感。

  “啊……呃……呃 ……”

  老婆慢慢有很强烈的感觉,鸡巴一抽出去就感觉身体空空的,好像他赶快插进去,一旦鸡巴进去就会发出满意的呻吟“啊……哦……”

  阿彭也更加激动了,开始啃咬老婆的脖子,耳朵,老婆平时这里很敏感,基本不让人碰,做爱的时候只要一舔这里,她立马就发骚了,我在想她后来给我说不晓的和阿彭操着操着突然就好有感觉,好像和他操逼,大概就是这里开始的把。阿彭把舌头伸到老婆的耳朵里,还凑近温柔的问“舒服吗?宝贝儿”

  老婆经过这么一折腾,把持不住了,不再矜持

  “舒服,啊……哈……啊……好舒服啊……”

  “喜欢被我操吗?小宝贝儿?”

  “啊,喜……欢”老婆都已经不能完整回答了。

  在黑暗中,意乱情迷的老婆主动把嘴巴凑到阿彭那里,也不介意他的烟味,在欲望的驱使下,和他忘情的舌吻起来,从喉咙里发出“嗯……嗯……”闷叫声。有一次和她做爱,她心情好,说想不想听她和阿彭做爱怎么叫的,我说“想”,她说你操快点,我一加速,那种在喉咙里打转的呻吟立马就在我耳边回荡,太让人销魂了。那天阿彭算是大满足了。

  这样合着双腿操了一阵,阿彭又把老婆的腿顶开,贴着老婆的逼逼打转,让他的长鸡巴在里面搅动老婆的花心,“啊,你插得好深啊”

  “喜欢嘛”,说着搅得更加卖力

  “不……啊,不喜欢……不要这样……啊”

  但是阿彭没有听从老婆,继续贴着她得骚逼,只在深处进出,不断的搅动她的花心,老婆实在忍不住了,也还是扭动着她小腰,跟随着男人的节奏,配合她的搅动。

  “啊……哦……你顶到我的花心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不爽啊……不要了……”

  “你男人的鸡巴有没有这么长?”感觉他很为他的长鸡巴自豪,“没有……你的长……啊……”

  老婆下面已经开始很湿润了,发出“啧啧”的水声。

  这时阿彭把老婆的双腿掰到最大,用自己的手抵住老婆膝盖的内面,再把膝盖往上一推,整个屁股都离开了床面,骚逼更是直接张开暴露在他鸡巴下,又是一阵狂风急雨的猛操,“轻点……啊……嗯……”鸡巴操几下就要掉出来,然后又很熟练的对准阴道口,深深的插下去,屁股也跟着深深的陷到床垫里,等老婆屁股回弹起来的时候,等她的又是一记狠狠的插入,这向上和向下的力量一结合撞击声特别大,很有节奏的“啪啪”,这时每一次进入总伴随老婆带哭腔的“呃……呃……”。黑暗中只听见床吱嘎吱嘎声,还有阿彭大腿内侧撞击老婆屁股的“叭叭”声,当然还有老婆疯狂的呻吟。

  操着操着阿彭突然把灯打开了,老婆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眼神迷离,头发凌乱,但是性欲让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再陌生,仿佛很熟悉,是一个正在叭叭操她给他带来源源不断快感的男人,当然也忘了我这个正室得存在,那种突然的声光刺激让她只想和他结合得更紧一点,更紧一点,让他操得更深一点,更深一点,于是她把腿圈在阿彭得腰上,死死的抱住他的背,疯狂地亲吻他,“嗯……嗯……”用阴部顶他,撞他,配合他的一进一出。阿彭这时却把老婆的手压在她头顶,仿佛是要掌握主动权,让老婆整个人就这样安顺地摆在他地面前,然后使劲得顶她的下面,“啊……轻点……啊”两个乳房也在冲击下左摇右晃,两个腿却紧紧的把阿彭夹住,让他操得更深。

  老婆已经有点疲倦了,阿彭说“来,背过去,乖”

  “不,不喜欢背交”

  阿彭喘着气,直接把老婆翻过来,把屁股往上一抬起,再把屁股一扳开,整个菊花,整个湿透了的阴部,全部暴露在他面前,老婆累了,直接趴在枕头上,屁股翘的很高。太诱惑了,“把屁股张开点”

  “嗯……”老婆撒娇道,

  啊碰也不等了,直接扶着鸡巴对着阴道

  “等等,不要这个姿势嘛。”

  他哪里肯听,直接一下又是长驱直入

  “呃啊……啊……”

  阿彭越操越起劲,扶着老婆的腰,死命的操着,屁股被撞得啪啪的响,软软的屁股被撞得老婆也很乖的把圆圆的屁股翘得老高,让他得鸡巴更好得进入,“怎么样,舒服吗?”

  “呃……还可以……啊哈……”

  爽了一会之后阿彭右手抓住老婆的左手,把他扯起来,他的左手再抚摸老婆得乳房,一边啪啪得操,再低头和老婆接吻,鸡巴一刻不停得再老婆骚逼里面抽查着,老婆身体被迫这样扭曲着,再次发出低沉呻吟“嗯……嗯……”

  阿彭还不满足抓住老婆的双手,向后一拉,她前面身体就整个悬空了,屁股和阿彭贴得更紧,伴随着一次一次和屁股撞击,“啊……啊……啊……”前面乳房也跟着一阵甩动。老婆后来说和阿彭背交还可以,没那么痛,有点舒服。听得我好嫉妒,要知道因为她背交痛,我都没舍得从后面操。

  阿彭还不满足两只手抓住老婆得乳房,往后一拉,老婆整个人就背坐在阿彭得鸡巴上,为了不让鸡巴滑出来,老婆不得不反弓着身体,头仰着,屁股翘着死死抵住阿彭,夹住他的鸡巴。阿彭下面又开始相发动机一样动起来,上面在把老婆两个乳房死死抓住,两个人就这样紧密的结合再一起,享受性带来的无穷快感,“啊,……好爽,……好刺激……”阿彭的长鸡巴这时发挥了优势,这个姿势刚好抵着女人的阴道前壁,刺激G点,难怪老婆这么爽,啊彭紧紧贴着老婆的屁股,手抓着她的咪咪,也很满足,“被你男人这么干过吗?”“没有……啊……好爽……快点……啊。”“有多爽?”“爽翻拉,啊……不要停……操我……”。后来阿彭说最喜欢老婆的屁股,和我一样啊。阿彭这个姿势操了很久,蛋蛋上都沾满了老婆的淫水。

  “来你到上面来”阿彭命令道

  老婆感觉上已经背完全征服了,很顺从的趴到他身上,用红肿的骚逼对准他的沾满白浆的鸡巴,一下子坐进去“啊……”老婆完全释放开了,逼着眼睛忘情的骑在阿彭身上,主动套弄着他的鸡巴,只觉得下面好需要,一直需要,“啊……嗯……”

  阿彭捏着老婆的屁股配合着她的动作,突然他自己开始主动往上顶老婆的逼逼,老婆受不了这样的冲击,不自主的半蹲起来,阿彭还不放过她,扶住她的屁股“啊……慢点……啊……慢点……受不了拉……啊……阿彭 ……啊”

  这时阿彭坐起来,一手抱着老婆的背,一手托着她的屁股,用老婆的身体上上下下的来套弄自己的鸡巴,老婆很累了,不想动了,只得把他抱得紧紧的,乳房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双腿绕到阿彭后面,阴部紧紧的贴合着,任鸡巴深深的插入自己阴道里。

  “嗯……好深哦……啊……啊……”

  阿彭突然翻身把她压倒下面,手继续垫在屁股下面,当鸡巴下沉的时候就把屁股抱起来,开始“叭叭”的拼命操她。又一次形成了和床垫回弹那种节奏,力道大,插入深,两个人已经是满头大汗,呼吸急促,但是很兴奋,很过瘾。

  “轻点……轻……嗯……嗯……”

  阿彭一下子用舌头堵住她的嘴。

  下面阿彭的蛋蛋拍打的老婆的菊花,淫水顺着屁眼慢慢往下流,整个鸡巴都是白色的淫水。

  “啊……阿彭……好爽……你操死我了……啊”

  “我厉害还是你男朋友厉害”

  “啊……不知道……呃……呃……”

  阿彭又贴住她的骚逼狠狠操了几下

  “快说,嗯?谁厉害”

  “你,……啊,你厉害……我要被你操死了……啊”

  “爱不爱我,快说你爱不爱我……”

  “我爱你 ,爱你……啊彭 ,我爱你……好爽……好爽……操我,加油……啊……”

  老婆突然扶住阿彭的屁股

  “快 ……啊……我要到了……嗯啊……我到了……到了”老婆把阿彭死死抱住,长长的一声“嗯……”

  老婆只觉得身体下面一股暖流冲向全身,然后阴道不自主的一阵一阵收缩,感觉和这个男人的结合是那么的舒服,那种快感度比平时腰强很多,此时除了紧紧把他抱住,让他鸡巴在体内做最后冲刺意外什么也干不了。一阵眩晕之后整个身体都软下来。再也不想动。

  阿彭也越操越快,开始发出低吼,“啊……我要射了……”

  他突然把鸡巴拔出来,准备射到老婆嘴里,但是老婆已经恢复理智,死命不干,没办法只好射在老婆肚子上。

  两个人酣战以后,阿彭累坏了翻身就睡了,老婆去冲澡,洗掉身上的精液,开始慢慢恢复理智,开始觉得这一切怎么就发生了。开始不接受这个现实,回想起来刚刚自己居然和阿彭做爱了,还这么又快感,简直不可思议,但是事情都发生了,就这样把,她洗好以后,两人相拥而眠。

  以上基本事实,只是再做爱的细节上做了些删减,添加,比如他们确实用了很多姿势,我这里写不完了,老婆进入状态也没那么快,至于有没有性高潮,那她自己知道了,阿彭说有,但是她又说没有,是不是为了估计我的感受,故意不说呢?不得而知。其实她不知道,她被操得越爽,我越兴奋。

  那晚之后他们几乎没有再联系。

  再后来就是早上给我打电话,后来几天她答应我一次性回答我所有有关于那晚的提问,然后这个事情不让再提。还说想和我一直走下去,结婚,是缺乏安全感了?还是说意识到一个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男人也不过如此,还是现在的男友好?

  我问她那晚总体感觉怎么样,她说很刺激,新鲜,那今后还会和他见面什么的吗?她说不知道,我说什么叫不知道?她生气了,不回答,我也不再过问。只是她现在很害怕见到阿彭似的,几乎不会和他再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件好事,她是个好老婆。

  这一年来我都尽量克制自己不再想这些事情,但是每次做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想,有时想让她再回忆和阿彭做爱的情景,这样我很兴奋,但是都遭她到反对,我也只有一个人偷着想,自己意淫,叫“暗爽”,呵呵。每次意淫做完后,我也对这个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估计是因为性欲差异造成的把,老婆天然的没有太多欲望。不知道老婆今后会不会变得很开方,但是我觉着变或者不变都是好事情。

  以前也看网上写那些淫妻,觉得会很爽,自己真的体会了才知道爽是真的很爽,那种兴奋一般是体会不到的,但是除了爽还有很多五味杂陈,而且一定一定要又准备,又原则,像我这样,老婆是出去操了,回来然后觉得不干了……这情况是很糟糕的,而且尽管不带套那种感觉兴奋会更舒服,但是还是要做好安全措施。性是上帝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就像核能,好好利用造福人类,但是成了原子弹那就不好玩了。

  最近得知阿彭马上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为了生计,估计很难回来了,所以写这篇文字,纪念那些人那些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的一次偷情 下一篇:中国电信的一个小姐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